COP27後 應快建立公眾學習平台

(台北內科週報第557期/2022年12月8日-2022年1月14日)

【本報社評】COP27,指的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甫於11月20日落幕,雖無重大決議,但引起國內各界的關注,如何來審視與調整當前的淨零轉型策略,是1項很重要的工作!

過去,有1句老話說:「上有政策,則下有對策」,意思是說,政府釐定政策往往見樹不見林,使政策未能顧及中長期發展,只好民間自己找對策了。而在今天,我們發現對攸關「永續發展」如此重大議題,必須著重於「轉型策略」。即使國發會在3月底公布的「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藍圖」,已明訂「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策略,不過卻以「科技研發」、「氣候法制」為兩大治理基礎,殊不知「徒法不足以自行」,並且科技研發既不能救急,更無法救窮!

▲聯合國COP27氣候峰會日前在埃及紅海度假勝地夏姆錫克揭幕(圖係取自路透社)。

如何救急?我們認為,必須先瞭解自身問題的所在,不能只發布行政法規要人民遵從,卻沒有為人民解決問題。今天的「能源轉型」與「產業轉型」,政府做了哪些事情?更令人憂心的是,「生活轉型」與「社會轉型」,連企業想起步都還看不清到路在那裡!難道只能「摸石頭過河」嗎?

事實上,轉型策略分開看有4大工作,可是在落實方面卻是1個整體。換言之,任何人或組織要轉型,莫不是從「學習」著手。何況,人類之所以能進步再進步,也莫不是透過「學習」得來的!既是如此,若要畢其功於一役,則應非從建立「公眾學習平台」著手不可!

在COP27後,怎樣建立「公眾學習平台」呢?卑之無高論,只須整合今日民間的淨零轉型教學資源,並統合物力、財力,且避免華而不實的學習內容,更要活潑化教學方式,也以鼓勵取代鞭策式學習。總之,我們發現,政府8年9000億的淨零轉型預算,係以再生能源及氫能、電網及儲能為重點工作,預算金額分別都超過2,000億元,而卻無預算投入「公眾學習平台」的建立,又如何能實現「生活轉型」與「社會轉型」?


COP27後 全球淨零趨勢解析

(台北內科週報第557期/2022年12月8日-2022年12月14日)

【ESG促進平台】COP27,指的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甫於11月20日在埃及夏姆錫克(Sharm El Sheikh)落幕,以「一起實踐」(Together for implementation)為核心精神,盼能攜手各方「實踐」氣候承諾,但為期兩週的氣候締約議案陷入膠著,造成閉幕延後兩天,最終通過同意設立「損失與損害」(Loss and Damage)基金,在氣候賠償跨出一大步,而針對逐步減少所有化石燃料等源頭減碳的行動則不足,也令更多人感到失望。

在國內,連續兩天(12月1日、12月2日)的「COP27後,全球淨零趨勢解析」交流研討會,係由外交部主辦、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執行,在集思台大會議中心的國際會議廳熱烈登場。此次研討會共邀請17位剛從COP27會議返台、來自產官學研等不同領域的氣候領袖,分享在埃及的所見所聞、進行跨界的對話交流,解析最新的國際氣候動態及淨零轉型行動。

無任所大使、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簡又新董事長致詞時表示,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會議年年開議,但每隔數年就會產生1次重大的成果,去年在英國舉行,通過很多重要決議。今年由埃及主辦的COP27被稱為是「非洲COP」,比較缺乏重要的決議,惟對於討論多年的損失與損害基金做出初步的決議,凸顯先進國家與發展中國家(排除中國、印度以外需要補助的國家)在氣候變遷議題上,負有共同但差別的責任(common but differentiated responsibilities),而全球碳市場的議題也預期將會對台灣產生較大影響,值得持續追蹤觀察。

外交部連建辰司長致詞時也指出,我政府代表團於COP27會期,與友邦及理念相近國家等30個締約方舉辦40餘場高階雙邊會談,充分就「我國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協助開發中國家因應氣候變遷調適等議題進行交流;同時共有7個NGO在場內舉辦6場周邊會議,「中鼎教育基金會」更成為我國第11個獲UNFCCC認可的NGO觀察員,充分展現NGOs在氣候高峰會扮演的積極角色與成果。

▲COP27,無任所大使、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簡又新董事長(中)與群英會,並一起解析「全球淨零新趨勢」(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行政院能源及減碳辦公室林子倫副執行長則透過「決議、倡議、抗議」3大面向來觀察氣候高峰會的樣貌。除了損失與損害基金機制、再次確認1.5℃控溫目標、協商新財務目標、氣候培力行動、全球調適目標、農業與糧食安全、全球盤點等決議外,淨零轉型、漂綠監督機制、青年或氣候正義展館等倡議是較令人注目的焦點,而在特定區域進行的抗議可能進一步成為日後的倡議及決議。

林子倫也歸納分享氣候政治與淨零轉型的7大趨勢,包括氣候變遷從科學議題到政治議程、「去碳化」改變全球地緣政治版圖、能源轉型、碳定價時代來臨、城市與次國家體系的角色提升、企業扮演關鍵角色,以及新氣候政治崛起等。

面對碳定價時代來臨,行政院環境保護署氣候變遷辦公室吳奕霖組長表示,巴黎協定第6條(PA Article 6)是COP27其中1個重要焦點。日本、美國是否會創造新的碳市場規模,值得進一步關注。同時,台灣企業邁向淨零轉型,未來如何取得或參與國際碳市場會是1大課題。

此外,隨著全球溫室氣體排放已回復到疫情前的水準,如何加大加快氣候行動的力道?台灣綜合研究院顏婉庭組長指出,要達成1.5℃控溫目標,不管是減緩或調適行動,都需要資金、技術的支持及能力的建構,同時要有強化的透明度、私部門參與及國際合作。

國際氣候發展智庫趙恭岳執行長建議,「每個氣候衝擊都是在地化、客製化的」,不管是減量或調適行動,都應結合在地化條件再去執行,同時要以自然為本、以科學數據為本等。

環境問題的解決,企業扮演重要的角色。親自率團參加COP27的玉山銀行黃男州董事長認為,善用資金、技術,以及加強國際、公私協力及跨世代合作,才能因應氣候變遷的挑戰與機會。

▲由外交部主辦、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執行的「COP27後,全球淨零趨勢解析」交流研討會,為各界所矚目(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呼籲多、承諾少、行動慢」,是歐萊德公司葛望平董事長參加COP27的印象。他強調,誠如美國拜登總統所言:「好的氣候政策就是好的經濟政策」,淨零不只是為了生存,更攸關競爭力,數位轉型及淨零轉型都可能創造出新經濟物種,如NFT、碳權等,帶來新商業模式。

天氣風險管理公司彭啟明總經理則建議,國際碳權連結、國內再生能源發展、國內離岸風電、綠色金融等議題有待更多的倡議推動,「台灣一般大眾對氣候議題的關注度仍不足,需要各界一起合作努力,匯集更多的資源。」

此外,糧食與農業,是另1個在COP27備受關注的主題,台灣在周邊會議中分享建置「農作物天災預警系統」、農業害蟲區域防治等經驗。行政院農委會氣候變遷調適及淨零排放專案辦公室劉玉文副執行長說:「因應氣候變遷的農業調適方案,需要因地制宜,沒有『放諸四海而皆準的解決方案』。」她同時談到有關土壤與糧食安全及氣候的「千分之4」倡議、減少開發中國家毀林及森林退化的溫室氣體排放等方面的具體進展。

氣候變遷對人類健康的衝擊也不容小覷,比方說肺部、心血管等很多疾病都與空氣汙染有所關聯。「醫院的碳排放量其實很驚人,」大林慈濟醫院林名男副院長分享,健康照護體系可以透過「領導與治理」、「減緩」、「調適」等三方面採取具體的氣候行動,包括廢棄物分類及回收管理、加強個人綠生活行動等。邁向健康永續,仍有非常大的努力空間。

中央大學李河清教授進一步補充,「公正轉型(Just Transition)是COP27的關鍵字之1,指涉對象多元、因應對策跨領域,而且在地需要大於全球趨勢。」洪申翰立法委員也指出,臺灣目前正在研擬公正轉型的戰略計畫,並呼籲所有關心氣候變遷的人一起關注《氣候變遷因應法》、2050淨零排放路徑的十二項關鍵戰略、第三期國家氣候變遷調適行動計畫等在今年底前的最新進展,共同形塑臺灣氣候行動的新樣貌。


台達和西班牙島嶼政府 談儲能

(台北內科週報第554期/2022年11月17日-2022年11月23日)

【本報訊】自2007年起,台達長期參與聯合國氣候會議,定期帶回最新的國際談判動態和減碳知識,協助台灣緩解氣候變遷造成的環境衝擊。身為氣候變化綱要公約(UNFCCC)正式觀察員,台達基金會至今已經累積在聯合國氣候會議主辦或參與了18場交流活動。未來,更將持續透過提升能源效率的技術、厚待自然萬物的復育行動,實踐台達「環保節能愛地球」的經營使命。

第27屆《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國大會(COP27)已於埃及登場,台達今年第15度積極參與,此次以「島嶼」概念策畫雙主軸議題,分別是台達的「氣候減緩措施」與「生態調適理念」向國際發聲。

在11月16日的周邊會議(Side Event)上,與西班牙Balearic和Canary島嶼政府代表,以及美國知名能源智庫RMI的專家,台達以自身的儲能方案與案例回應島嶼能源轉型所面臨的問題,呼應西班牙兩島發展能源轉型的需求,提供強化電網韌性的建構經驗,實體會議同步線上直播,吸引數百位國際氣候意見領袖關注。

▲台達於COP27舉辦周邊會議,與西班牙Balearic和Canary島嶼政府代表,及美國知名能源智庫RMI的專家同台交流(照片係台達基金會提供)。

台達電子文教基金會張楊乾執行長表示:「隨著再生能源供電占比逐步提高,加速建構更具韌性的分散式能源系統是COP27熱門話題之1,此次周邊會議同台的兩個西班牙島嶼政府代表,不約而同地強調科技是實現能源轉型路徑的必要關鍵,台達身為節能科技的領導者,提出的儲能解決方案具有跳機救援、削峰填谷和解決供電瓶頸等功能,因地制宜協助電網穩定,透過金門和蘭嶼兩個島嶼實際案例向國際分享,如何借科技之力來提升電網韌性。」

周邊會議由台達基金會策題,邀請西班牙島嶼政府互相交流島嶼型能源轉型。Balearic島地方政府副主席暨能源轉型地區部長Pep Malagrava強調,再生能源佔全島電力來源比例要從2030年的35%成長到2050年的100%,這意味著再生能源裝置容量將以每年增加200MW的速度,在2030年前達到1600MW,需透過創新解決方案,像是將綠氫(Green Hydrogen)應用於儲能系統,或開發新方法使海上風能、波浪成為可利用之綠電。

此外,西班牙Canary島生態氣候和土地規劃局主秘Jose Antonio Valbuena Alonso也分享該島的能源轉型計畫(PTECan),並提出透過電網穩定性分析、預測能源需求、需求管理、分散式發電等方式來最大化再生能源占比,隨著能源計畫也創造了當地就業機會,培養綠領人才,提前預防擺脫能源貧困。

RMI全球南方項目負責人David Gumbs則指出,發展中國家的小島常處於氣候災害最前線,過去40年間,加勒比海地區因天災損失1400億美元,災變突顯了電網穩定的重要性,亟需強化韌性。RMI作為國際性能源智庫意識到必須支援發展中國家加速能源轉型,才能避免重蹈已開發國家的進程,守護1.5°C的地球升溫底線。


趙鐵頭雄風再起

(曾季隆/撰文)

【特稿】記得10幾年前,在天下雜誌的人物特寫,以「再見了,趙鐵頭」為題的文章,看到文中敘述:「2008年8月20日,趙耀東辭世,他所留下的官格、官德、與官威的典範,是否該被重新喚起?」令人在懷念之餘,對人稱「趙鐵頭」的趙耀東部長昔日風範,興起效法之心志,尤其當前「無德無能」當道,更應重振「趙鐵頭雄風」,讓「淨零轉型服務團」早日成立!

該文指出,「善於辦廠的趙耀東帶兵打仗最重士氣。士氣起來之後,他就強加建立制度,並且積極為企業留下可以永續經營的企業文化。『我所有步驟都是跟打仗一樣,先把軍心建立起來,建立起來後,我才有資本,才能打仗,』趙耀東曾說。他年輕時,每到1個工廠,就觀察工廠廠間的士氣」。

趙部長當年自許是「董事長的董事」,他讓企業負責人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他。最為人稱道的是,如經濟日報過去的1篇社論(題為「懷念鐵頭趙耀東」;刊於2008-09-11/經濟日報)所說:「趙耀東被大家稱為鐵頭,是因他做事如鋼鐵般堅定,不畏強權,不講人情,鐵面無私。而做人固是非、黑白、公私分明、廉潔自持;對人則有柔和的一面,有情有義,樂於助人。他是1位有抱負、使命感,具前瞻性與國際觀的人,眼光看得遠、看得廣,憂患意識特別強。當時雖處威權時代,但他謀國求治心切,積極主動,敢說、敢做、有魄力、有擔當,一切為國家、為人民,無我無私。」這樣的部會領導人,視之今日、實在格外令人懷念!

14年來,「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趙鐵頭最令後人懷念的是,「他在體制外,成立了5個機動小組又稱先鋒隊,包括自動化、能源節約、品質改良、電腦管理及貿易拓展等;其中尤以他從加拿大聘請石滋宜博士回國擔任自動化服務團團長,協助中小企業節省人力,邁向自動化發展,最為有聲有色」。

如今,「淨零排放」如何畢其功於一役?雖一時風雲起,但迄今仍各持1把號各吹各的,特別是產業界,很多企業花費甚多的精神及人力物力,還是無法日起有功,單單參加各種活動已是席不暇暖,談何「產業轉型、能源轉型」?更無法實現「生活轉型、社會轉型」!

任何轉型必然牽涉3管道,也就是要有「學習」、「溝通」、「執行」的管道,否則辦起事情來,左手無法幫右手、上級無法帶領下級,互相之間更無法連成一氣。以今日的情勢,正是沒有人能專責投入,於是,曠時費日難見成果!若能效法趙鐵頭的擔當,「因事用人」、「因人成事」,成立類似「自動化服務團」的「淨零轉型服務團」,以及數個機動小組又稱先鋒隊,在1個號令下分層負責。當然,欲成其事首重「士氣」,服務團的成立重在團長領導。如何覓得今之石滋宜博士,則考驗今之趙鐵頭的敦請工夫了!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組織ESG關鍵少數

(曾季隆/撰文)

【專論】要實現「淨零轉型」的目標,在策略上必須實踐「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深化至每個人、每個家庭,以及透過產政學研各階層的齊心協力,讓整個社會轉型成功。這是很大的工程!如何能夠發揮組織的力量,以期產生轉型的動力,順利的達成2050淨零排放目標,至關重要!

企業在今日,聚集了很多人才與資源,對社會是有很大的影響力,而任何生產力都是靠人做出來的,可是單人難成事、獨木不成林,必須有好的組織才能達成轉型的要求。

過去,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無任所大使簡又新博士曾在「台北內科週報」撰文指出,「轉型風險,是社會在應對氣候變遷,以及向低碳經濟轉型過程中存在的風險,大致可區分為4種類型」;他專文中所說的「轉型風險」,共有4方面,即「政策與法律的風險」、「技術風險」、「市場風險」及「商譽的風險」。

面對著轉型的風險,又該如何因應呢?以前的經濟部領導人、素有「趙鐵頭」之稱的趙耀東部長,他一到經濟部馬上成立了4、5個服務團,如自動化服務團、石化服務團、能源服務團以及預備中的電腦觀念化服務團等等。可見推動任何政策要落實,必須以服務為導向的組織,才能接地氣,而不是冷氣房裡發號司令、看報告的官僚式作風。

▲要實現「淨零轉型」的目標,在策略上必須實踐「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圖係取自國發會)。

今天,儘管面對的議題不同,可是談到4大「淨零轉型」,尤其是「產業轉型」,若沒有有力的組織,將空有好的策略卻無法實施以達到目的。當然,組織不在於「人多勢眾」,必須先將關鍵的少數人組織起來,形成共識後,然後依照協議的計畫實施,並因應變化調整,才有可能事半功倍達成目標。對此大工程,亦復如是!

以企業的ESG實踐而論,關鍵少數包括產政學研的菁英,如何形成一體,並成為利人利己跨領域組織,以實踐「以大帶小」策略,那當然和防疫組織不同,不是由中央統籌一切,必須集思廣議形成共識,再依目標管理的精神與原則,才能整合起來為2030、2050目標的達成,而發揮最大擴散的效應。

基於上述的理念,筆者綜合數年來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的實地觀察和研究,大膽的建議,ESG關鍵少數的組織如下:一、核心團隊(主要工作為整合資訊、觀念溝通及積極推廣),由企業界10人、政府中堅幹部6人、大學院校教授6人、法人研究機構8人組成;二、研發團隊(主要工作為整合研發資訊、溝通平台建置與維護管理,及解決方案的研發),由政府中堅幹部10人、法人研究機構8人、企業界中堅幹部6人、學界6人組成;三、推廣團隊(主要工作為整合服務資訊、溝通平台建置與維護管理,及解決方案服務團隊的指導),由由企業界10人、政府中堅幹部6人、大學院校教授6人、法人研究機構8人組成。

這3大團隊的成員不能重疊,但可以來自於同1個組織,也就是不必一人兼兩職。和一般組織不同的,其以人際網絡為主,網際網絡的運用為輔,例如,不必透過會議(包括視訊會議)來溝通協調,而是藉成員的相互溝通和實虛整合媒體的運作,來推動以企業ESG為主的「淨零轉型」工作。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己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