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絞索戰略復活了

(曾季隆/撰文)

當前,共軍對我們接連出手,又推出萬餘字的《台灣問題與新時代中國統一事業》白皮書,同時,東部戰區在美國參眾議員訪台之際,展開「多軍兵種聯合戰備警巡和實戰化演練」,企圖對我加大「武統」的態勢。這,可以說是他們「打錯算盤」。不必說台灣和大陸的血脈關係,就單純講大陸之所以能短短數十年成為強國,不是應該感謝台灣嗎?試問,沒有民國76年11月2日的開放探親,再繼之台商前往大陸投資,帶著資金和技術以及經驗去,能有今日的「和平崛起」、卻來威嚇台灣?

講仁、講義的中華文化,應不是這樣對待情義相挺大陸的台灣同胞吧!這次,共軍師法毛澤東當年「八二三炮戰」打金門的舊技,開始要圍台就圍台,這就像以前的「單打、雙不打」戰術,讓金門鬆懈不得,更讓美軍為主的國際武備無法介入。今天,面對共軍舊技重施,加以現代化的軍備,其潛在的威力將難以低估。

▲長沙東方紅廣場的毛澤東像(圖係取自中新社)。

據香港01網揭露,「對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來說,在當時的國際環境與中美實力對比下,他們要考慮的不只是在台灣的蔣介石政府,還需要盱衡美國的態度,美國究竟願不願意為了台灣與中共直接交戰?『打而不登,斷而不死』方針涉及毛澤東更高層面的『絞索政策』戰略,也就是不直接拿下金、馬,把金、馬留在蔣介石的手上,等於是套在台灣方面的『絞索』,也是套在美國脖子上的『絞索』。可以『打打停停,一時大打,一時小打』,緊緊握住『絞索』的另一端」。

解放軍的「絞索戰略」,要如何對付?現在的國際情勢下,只發動微薄的外交關係,實在只有為我們自己添麻煩,並無實質的幫助!那麼,計將安出?筆者雖非軍事專家,但心繫自家的安危,不能不以墨子「非攻」戰略還擊!最重要的,求外國勢力協防,不如和大陸鴿派表裡相應。換言之,解鈴還是繫鈴人,解放軍也是有人管的!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奔向另一個戰場

(曾季隆/撰文)

和平,是另一個戰場;可惜世人只重視戰爭求勝,而很少研究和平的戰略戰術。

在今年2月由「兩岸發展研究基金會」編著,時報出版公司出版的「奔向戰場:危險十字路口的台灣」書中序言,丁守中董事長說:「我們認為在美中世紀霸權競爭大形勢下,政府採取一面倒的親美反中,只會造成兩岸風雲愈緊、危機日深,極有可能陷台灣成為霸權代理人戰爭的戰場。當全球媒體都擔心兩岸衝突及擦槍走火,但閱聽眾最多的台灣各新聞電視台卻仍只是充斥著社會新聞,使得國人鮮少國際觀,不關心也不了解國際大環境;更不瞭解當前台灣的處境與風險;民調顯示國人甚至還存有台海若有事,美、日會出兵援台的樂觀幻想」,似乎已預見了今日的圍台軍演。

事實上,共軍的圍台演習不是我方求戰的結果,相反的,是在國際情勢演變下,讓我們不得不承受的,那麼此刻軍力遠遜於大陸,只有奔向「和平戰場」,才能發揮台灣的軟實力。

▲解放軍日前在台灣周邊海域展開軍事演習(圖係取自解放軍東部戰區)。

共軍圍台的戰略是沿襲「毛澤東絞索戰略」,而我們的和平戰略則學自墨子的「非攻」思想,當年他和魯班曾經有次演習。話說,楚國要攻打宋國,墨子便去見了楚王想勸阻這件事,楚王卻說:「可是魯班已經給我造好了雲梯,一定要攻取宋國。」於是,叫來魯班見面。墨子當場解下腰帶,圍作一座城的樣子,用小木片作為守備的器械。魯班9次陳設攻城用的機巧多變的器械,墨子9次抵拒了他的進攻。魯班攻戰用的器械用盡了,墨子的守御戰術還有餘。

今天,面對共軍耀武而不能揚威,我們一方面要從道義上揭露其不義,使他們在大陸輿論上威風掃地;另方面,要從實力上作好充分準備,使他們的侵略野心無法得逞。這個道理,不僅在歷史上是行之有效的,而且在今天對墨子的「非攻」更是不無借鑑之處,希望台灣同胞一起師法和平戰略,「無恃其不來,恃吾有以待也」。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己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