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又新宏觀視野 放眼修法之後

(台北內科週報第568期/2023年3月2日-2023年3月12日)

【本報獨家專訪】1月10日,立法院正式3讀通過將《溫室氣體減量及管理法》正式更名為《氣候變遷因應法》,2月15日經總統正式公告後,將開啟台灣實現2050年淨零減碳目標的新階段,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簡又新大使指出,「1部橫跨數10年的法律或許無法將細節訂定清楚,未來也存在許多變數,但最重要的是掌握清楚方向,未來子法的訂立與監督機構作為更是關鍵,這也是為什麼我們要舉辦研討會、邀請行政及立法對產學與各界,暢談規劃和交流溝通的最重要原因」。

新近帶領團隊舉辦「解析氣候變遷因應法研討會」的簡又新董事長,30幾年前,行政院正式設立環境保護署之始,便由他出任署長,也開啟了他終身不變的志業。16年前,他更膺任「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之職,且帶領著年輕人組成的團隊,1年可以舉辦超過200場的各種促進活動。尤其令人敬服的是,他個人行動力之快,連比他年輕的人都跟不上。不只身兼中廣「當地球發燒時」廣播節目主持人,而且為新聞媒體寫專欄、時評,又到各級學校和企業講演,同時還出國參加各類永續發展會議。

▲「解析氣候變遷因應法研討會」與談嘉賓合影;(左起)歐嘉瑞秘書長、洪申翰立委、陳椒華立委、莊銘池執秘、王彬墀副執行長(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徒法不足以自行,如何使產學政研能夠同心協力邁向2030、2050,這位具有宏觀視野,又具豐富學養與經驗的領導人物對此表示,「企業著手淨零轉型,在過去是有做有加分,而現在對企業來說更像是資格考,除了政府增加自產再生能源,也提供具體輔導措施:碳估算工具、碳盤查基礎課程,及相關輔導機制等,協助產業面對當前的國際競爭壓力。學界方面,已同時在開源及節流方面進行研發,如地熱發電、海洋能、生質能,以及CCUS(碳捕捉封存利用)、最新節能減碳技術等。透過產業積極進行淨零轉型,不僅可以減少排碳,也能降低我國過度依賴進口能源,進而降低能源風險發生」。

站在國際的角度,現任無任所大使的簡又新博士說:「這是完全國際化的立法內容,與國際百分之百連動,台灣如未跟上趨勢,很可能未來在國際經爭上會大幅落後。」他也強調地表示,「根據最近國際對於碳邊境調整機制又有新的規定,除了原先的鋼鐵水泥、化肥等產業,現在螺絲螺帽的公司也列入範圍內,這對台灣的影響不小,因為螺絲螺帽普遍為中小企業,意味著以大帶小的速度可能也快跟不上國際變化速度。」

▲「解析氣候變遷因應法研討會」中,簡又新大使(中)與蔡玲儀處長(左)及歐嘉瑞秘書長合影(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此外,簡大使認為,「從立法院通過此法的幾個特徵可以觀察的出來,單一法案時程跨距達30年之久,在過去非常罕見,立法院將2050淨零路徑的期程排定得很清楚,包括能源轉型、生產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不僅包含層面非常廣泛,深度也非常之深,進入到生活圈、生產圈、社會組成方面等,幾乎是全方位的淨零轉型,淨零轉型不僅可以提高產業競爭力,也是創造更多綠色成長契機,企盼全民都要投入,在心態上及行動面都要做好邁向2050的準備。」

▲「解析氣候變遷因應法研討會」中,行政院環保署蔡玲儀處長演說情景(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不可諱言的是,以現況而言,對2030目標已有所落後,尤其產業界更為緊張,簡又新大使說:「以2005年為基準,在2030年減碳24±1%的目標,雖然也遭受很多批評,認為減碳政策目標,難以引導淨零轉型的投資、帶動企業積極減碳,但即便是尚顯保守的目標,目前的進度也不甚樂觀。這也是我們為呼應聯合國與國際2030減碳目標,矢志讓組織總部和辦公室據點於2030年達成淨零排放目標,在去年結合各界力量,組成『淨零排放聯盟』,以號召各大組織、企業的總部和辦公室,經由『承諾』及『達成』兩階段方式,推廣淨零排放概念。也唯有以積極的行動落實,並從做中學,才能因應人類有史以來未曾面對的氣候變局,希望有更多的產業界起而效尤,一起努力!」


高舉易素食大旗 改變飲食習慣

(台北內科週報第559期/2022年12月22日-2022年12月28日)

【本報社評】民以食為天;食以何為天?這是值得每個人探究的大事!唯有瞭解飲食習慣,將如何影響自己的生存、生活及生命,才能在有限的生涯中,開創永續發展的人生。

吃葷、吃素,都淵遠流長,迄今仍然沒有定論,何況還有所謂「彈性素食主義」者,也就是葷素兩宜!特拉姆.史都華(Tristram Stuart)在他的書中,甚至稱「素食主義文化史」呈現的是「不流血的革命」,可見葷素還是相當對立的。有很多人想吃素又改變不了吃幾10年的葷食習慣,聽令歲月在遲疑中流失,最終仍然如故!也有些人因為健康、道德、宗教及生態環境等等因素,而改變了飲食習慣,一夕之間,斷然由葷而素!

改變習慣,往往不是件容易的事!除非意志力堅強,或是為情況所迫,否則常常功敗垂成。特拉姆.史都華書中前言說:「『素食者』(vegetarin)1詞創造於1840年代,7年後,更成立了『素食協會』(Vegetarian Society),雖然不時遭到消融併吞或忽視,素食主義者運動隨之風起雲湧。」誠然,台灣也有愈來愈多的素食者,這可從素食餐廳林立看出來。問題是,還沒有改變飲食習慣的人、想吃素,卻遇到既有習慣阻撓。

從易經,我們得到啟示,任何「變」必須遵循「變中有不變,不變中有變」的變易大道理。以素食而言,從葷到素,變的是吃的內容,不變的是吃的需求。人類為什麼要吃?便是為了生存!當然,能生存下來,才談得上生活的目的與生命的意義。那要怎樣改變飲食習慣呢?一言以概之,就是採用「簡易」的辦法。我們不必要求自己「一步到位」,既然心嚮往之,那麼,以漸進的方式,在同儕的相互影響中,日積月累的深化,最後自自然然的轉變過來了。

今天,我們高舉「易素食」的大旗,希望透過無紙報結合和素食產消有關的每1個環節的串聯,實現「生活轉型」的底層目標,何況「民以食為天」,我們深知「食以何為天」,必須順著「簡易、不易、變易」的原則,讓自己能夠確實維護身心靈的健康。


COP27後 應快建立公眾學習平台

(台北內科週報第557期/2022年12月8日-2022年1月14日)

【本報社評】COP27,指的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甫於11月20日落幕,雖無重大決議,但引起國內各界的關注,如何來審視與調整當前的淨零轉型策略,是1項很重要的工作!

過去,有1句老話說:「上有政策,則下有對策」,意思是說,政府釐定政策往往見樹不見林,使政策未能顧及中長期發展,只好民間自己找對策了。而在今天,我們發現對攸關「永續發展」如此重大議題,必須著重於「轉型策略」。即使國發會在3月底公布的「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藍圖」,已明訂「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策略,不過卻以「科技研發」、「氣候法制」為兩大治理基礎,殊不知「徒法不足以自行」,並且科技研發既不能救急,更無法救窮!

▲聯合國COP27氣候峰會日前在埃及紅海度假勝地夏姆錫克揭幕(圖係取自路透社)。

如何救急?我們認為,必須先瞭解自身問題的所在,不能只發布行政法規要人民遵從,卻沒有為人民解決問題。今天的「能源轉型」與「產業轉型」,政府做了哪些事情?更令人憂心的是,「生活轉型」與「社會轉型」,連企業想起步都還看不清到路在那裡!難道只能「摸石頭過河」嗎?

事實上,轉型策略分開看有4大工作,可是在落實方面卻是1個整體。換言之,任何人或組織要轉型,莫不是從「學習」著手。何況,人類之所以能進步再進步,也莫不是透過「學習」得來的!既是如此,若要畢其功於一役,則應非從建立「公眾學習平台」著手不可!

在COP27後,怎樣建立「公眾學習平台」呢?卑之無高論,只須整合今日民間的淨零轉型教學資源,並統合物力、財力,且避免華而不實的學習內容,更要活潑化教學方式,也以鼓勵取代鞭策式學習。總之,我們發現,政府8年9000億的淨零轉型預算,係以再生能源及氫能、電網及儲能為重點工作,預算金額分別都超過2,000億元,而卻無預算投入「公眾學習平台」的建立,又如何能實現「生活轉型」與「社會轉型」?


趙鐵頭雄風再起

(曾季隆/撰文)

【特稿】記得10幾年前,在天下雜誌的人物特寫,以「再見了,趙鐵頭」為題的文章,看到文中敘述:「2008年8月20日,趙耀東辭世,他所留下的官格、官德、與官威的典範,是否該被重新喚起?」令人在懷念之餘,對人稱「趙鐵頭」的趙耀東部長昔日風範,興起效法之心志,尤其當前「無德無能」當道,更應重振「趙鐵頭雄風」,讓「淨零轉型服務團」早日成立!

該文指出,「善於辦廠的趙耀東帶兵打仗最重士氣。士氣起來之後,他就強加建立制度,並且積極為企業留下可以永續經營的企業文化。『我所有步驟都是跟打仗一樣,先把軍心建立起來,建立起來後,我才有資本,才能打仗,』趙耀東曾說。他年輕時,每到1個工廠,就觀察工廠廠間的士氣」。

趙部長當年自許是「董事長的董事」,他讓企業負責人有任何困難都可以找他。最為人稱道的是,如經濟日報過去的1篇社論(題為「懷念鐵頭趙耀東」;刊於2008-09-11/經濟日報)所說:「趙耀東被大家稱為鐵頭,是因他做事如鋼鐵般堅定,不畏強權,不講人情,鐵面無私。而做人固是非、黑白、公私分明、廉潔自持;對人則有柔和的一面,有情有義,樂於助人。他是1位有抱負、使命感,具前瞻性與國際觀的人,眼光看得遠、看得廣,憂患意識特別強。當時雖處威權時代,但他謀國求治心切,積極主動,敢說、敢做、有魄力、有擔當,一切為國家、為人民,無我無私。」這樣的部會領導人,視之今日、實在格外令人懷念!

14年來,「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趙鐵頭最令後人懷念的是,「他在體制外,成立了5個機動小組又稱先鋒隊,包括自動化、能源節約、品質改良、電腦管理及貿易拓展等;其中尤以他從加拿大聘請石滋宜博士回國擔任自動化服務團團長,協助中小企業節省人力,邁向自動化發展,最為有聲有色」。

如今,「淨零排放」如何畢其功於一役?雖一時風雲起,但迄今仍各持1把號各吹各的,特別是產業界,很多企業花費甚多的精神及人力物力,還是無法日起有功,單單參加各種活動已是席不暇暖,談何「產業轉型、能源轉型」?更無法實現「生活轉型、社會轉型」!

任何轉型必然牽涉3管道,也就是要有「學習」、「溝通」、「執行」的管道,否則辦起事情來,左手無法幫右手、上級無法帶領下級,互相之間更無法連成一氣。以今日的情勢,正是沒有人能專責投入,於是,曠時費日難見成果!若能效法趙鐵頭的擔當,「因事用人」、「因人成事」,成立類似「自動化服務團」的「淨零轉型服務團」,以及數個機動小組又稱先鋒隊,在1個號令下分層負責。當然,欲成其事首重「士氣」,服務團的成立重在團長領導。如何覓得今之石滋宜博士,則考驗今之趙鐵頭的敦請工夫了!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組織ESG關鍵少數

(曾季隆/撰文)

【專論】要實現「淨零轉型」的目標,在策略上必須實踐「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深化至每個人、每個家庭,以及透過產政學研各階層的齊心協力,讓整個社會轉型成功。這是很大的工程!如何能夠發揮組織的力量,以期產生轉型的動力,順利的達成2050淨零排放目標,至關重要!

企業在今日,聚集了很多人才與資源,對社會是有很大的影響力,而任何生產力都是靠人做出來的,可是單人難成事、獨木不成林,必須有好的組織才能達成轉型的要求。

過去,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無任所大使簡又新博士曾在「台北內科週報」撰文指出,「轉型風險,是社會在應對氣候變遷,以及向低碳經濟轉型過程中存在的風險,大致可區分為4種類型」;他專文中所說的「轉型風險」,共有4方面,即「政策與法律的風險」、「技術風險」、「市場風險」及「商譽的風險」。

面對著轉型的風險,又該如何因應呢?以前的經濟部領導人、素有「趙鐵頭」之稱的趙耀東部長,他一到經濟部馬上成立了4、5個服務團,如自動化服務團、石化服務團、能源服務團以及預備中的電腦觀念化服務團等等。可見推動任何政策要落實,必須以服務為導向的組織,才能接地氣,而不是冷氣房裡發號司令、看報告的官僚式作風。

▲要實現「淨零轉型」的目標,在策略上必須實踐「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圖係取自國發會)。

今天,儘管面對的議題不同,可是談到4大「淨零轉型」,尤其是「產業轉型」,若沒有有力的組織,將空有好的策略卻無法實施以達到目的。當然,組織不在於「人多勢眾」,必須先將關鍵的少數人組織起來,形成共識後,然後依照協議的計畫實施,並因應變化調整,才有可能事半功倍達成目標。對此大工程,亦復如是!

以企業的ESG實踐而論,關鍵少數包括產政學研的菁英,如何形成一體,並成為利人利己跨領域組織,以實踐「以大帶小」策略,那當然和防疫組織不同,不是由中央統籌一切,必須集思廣議形成共識,再依目標管理的精神與原則,才能整合起來為2030、2050目標的達成,而發揮最大擴散的效應。

基於上述的理念,筆者綜合數年來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的實地觀察和研究,大膽的建議,ESG關鍵少數的組織如下:一、核心團隊(主要工作為整合資訊、觀念溝通及積極推廣),由企業界10人、政府中堅幹部6人、大學院校教授6人、法人研究機構8人組成;二、研發團隊(主要工作為整合研發資訊、溝通平台建置與維護管理,及解決方案的研發),由政府中堅幹部10人、法人研究機構8人、企業界中堅幹部6人、學界6人組成;三、推廣團隊(主要工作為整合服務資訊、溝通平台建置與維護管理,及解決方案服務團隊的指導),由由企業界10人、政府中堅幹部6人、大學院校教授6人、法人研究機構8人組成。

這3大團隊的成員不能重疊,但可以來自於同1個組織,也就是不必一人兼兩職。和一般組織不同的,其以人際網絡為主,網際網絡的運用為輔,例如,不必透過會議(包括視訊會議)來溝通協調,而是藉成員的相互溝通和實虛整合媒體的運作,來推動以企業ESG為主的「淨零轉型」工作。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己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永續行動博覽會的紅利

(曾季隆/撰文)

【特稿】看到一場盛大活動結束,正啟動另一場深化活動,尤其是永續行動更將不停歇的延續下去,多少恢復了信心。由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TAISE)主辦的「2022亞太永續行動博覽會」,雖於8月14日圓滿閉幕,但參展廠商、與會民眾都相約明年再見。而另一場同樣令人矚目的、將在11月9至18日,假台北圓山大飯店舉行的2022第5屆「GCSF全球企業永續論壇」,又將接續展開。

從前,唐朝詩人有「詩佛」之譽的王維,曾寫下不少悟道的詩句,聖嚴法師曾說:「王維的詩與畫極富禪機禪意,文學史上尊他為『詩佛』。他的兩句話『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水窮處』指的是什麼?登山時溯流而上,走到最後溪流不見了。有一個可能是該處為山泉的發源地,掩於地表之下。另一個可能是下雨之後匯集而成的澗水在此地乾涸了。這個登山者走著走著,走到水不見了,索性坐下來,看見山嶺上雲朵湧起。原來水上了天了,變成了雲,雲又可以變成雨,到時山澗又會有水了,何必絕望?」

《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是由聯合國195個成員國於2015年12月12日,在2015年聯合國氣候峰會中通過的氣候協議,之後,很快便啟動遏阻全球暖化的行動。沒想到,它生效後地球暖化持續加速,2018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包括因土地利用變更而產生)達到553億噸二氧化碳當量,當中化石燃料使用和工業活動造成的排放達到375億噸二氧化碳當量,較2017年增長2%。2019年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包括因土地利用變更而產生),更達到591億噸二氧化碳當量,令人對2030年的目標達成毫不樂觀。

▲簡又新大使於「2022亞太永續行動博覽會」開幕式上致詞情景(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當舉世投入遏阻全球暖化、卻看到效果不彰時,領悟了王維「行到水窮處」的心境,而在今年「2022亞太永續行動博覽會」圓滿閉幕,主辦單位、參展廠商、與會民眾相約明年再見,又油然興起「坐看雲起時」的信念。未來1年期間,要做的永續發展工作實在很多,不能不未雨綢繆!當前,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如何加強整合產學政研的心力,繼「2022亞太永續行動博覽會」之後,延續它的成果,更開發出亮麗的更好的成績。

這場博覽會,不同於一般的會展活動,初次舉辦即展現「永續精神」,揭露5大亮點,激發全國民眾邁向「淨零排放」的終極目標,展前,簡又新大使以主辦單位「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董事長的身份,帶領團隊付出心力籌備,並於8月12日至14日一連3天、在台北世貿1館盛大舉行,掀起實踐永續的熱潮!

往後,將可以分成3個方向繼續運作,相期明年第2屆舉辦時,將可站在更高階梯上了。其中,最重要的是,建立「六都一體」完善的永續溝通、促進平台,整合所有的資源,而且每星期皆能運作自如。其次,建立「產政學研」完善的永續溝通、促進平台。最後,運用實虛整合的傳播媒體與永續行動團體,將民眾知的體系建立起來。

▲台灣淨零排放協會在博覽會舉行「氫能論壇」,簡又新大使(左3)與國內外嘉賓合照(照片係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提供)。

依照上述的架構,首先,這次博覽會便曾舉行「永續城市高峰會」,柯文哲、侯友宜、鄭文燦3位市長都親自出席,而台中市係由永續發展及低碳城市推動辦公室黃晴曉執行長代表出席,台南市則由戴謙副市長代表出席,高雄市由林欽榮副市長代表出席,若能持續由六都的的所設永續行動的窗口,繼續與主辦單位連結,則彼此可形成一體,相互交換心得、共謀問題的解決,邁向2030、2050的目標。

再進一步,這次的活動中,主辦單位TAISE簡又新董事長指出,永續要成功,對企業來說,最重要的是一定要有商業模式(Business Model),本身要有經濟誘因,這樣才是企業推動的關鍵;對民眾來說,一定要有生活型態的改變,而不僅是口號,否則就會像煙火一樣轉瞬即逝,無法長久。換言之,若能以參展的單位為基礎,並形成「產政學研」完善的永續溝通、促進平台,那麼,就不會隨著活動的結束,而無法延續下去。

最後,實虛整合的傳播媒體與永續行動團體,若能扮演橋樑的角色,則民眾就可較容易融入「永續生活」中。這一環也是最重要卻難有效果的環節,可是要達成2030和2050的目標,又不能沒有民眾的「生活轉型」。4月22日是「世界地球日」,蔡總統出席當天「RA100地球解方-2022永續設計行動高峰會」時表示,政府將會在「科技研發」和「氣候法制」兩大基礎上,推動能源、產業、生活、社會等4大轉型,加速淨零排放發展進程,這是1項艱巨的考驗。若要接受如此艱巨考驗,捨喚起民眾之外,將別無他法!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