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新院長的期許與建言

(台北內科週報第564期/2023年1月30日-2023年2月5日)

【本報社評】隨著兔年的到來,行政院也改組了,真的要好好除舊佈新,給國人新年生信心的期待!

對於即將於明天就任的陳建仁院長率領的新團隊,我們深知此後要實現「溫暖堅韌」的政治目標,不是靠口號就可以達成!不論是「經濟韌性、環境韌性或社會韌性」,這3大訴求沒有任何1項是輕易能夠讓人有感的。雖然事在人為,但是現在上場的團隊,我們不諱言地回應,並非是能夠承擔此重任的最佳人選。例如,號稱「小內閣」的國發會,以及經濟部、交通部,甚至是農委會,都是舊人仍然在職,而新任人選卻是政治考量居多,那如何加強「經濟韌性」呢?

既然,蔡總統有她的通盤考量,我們且放下疑慮,談談對陳建仁院長3大訴求的期許,尤其是「環境韌性」更值得關切!而面對變動不居的國際政經情勢,台灣又處於大陸與美國相爭的夾縫中,我們希望陳院長能夠發揮領導能力,使這輛拼湊成的車子很快駛上正確的道路,避免以「意識形態」治理國政。「兩岸」政策固然是總統直接掌握,可是要能落實仍然責在行政院。

當然,「環境韌性」的目標高於經濟與社會,姑不論2030、2050的淨零排放目標早已讓國人不知如何是從,何況眾所關心的,諸如,「如何徵碳費與未來是否課碳稅、交易平台能否與國際接軌,以及如何齊備相關避險商品等,都還沒有更細部且明確的規劃」,又如何高唱「環境韌性」?因此,我們期望陳院長能對各部會的螺絲拴緊,使團隊避免各自為政!

其次,希望陳院長發揮您「柔軟度」的魅力,讓地方政府樂於服從與配合,千萬不要分藍、綠、白,使全國一體,並整合全部的資源,迎向未來艱苛的國內外挑戰。同時,以「人和」為基礎,善於運用「地利」,順著「天時」解決經濟、環境及社會面臨的諸多問題,則國人幸甚!陳院長必定永受人民的感戴!


跨部會協力 新創團隊嶄露頭角

(台北內科週報第562期/2023年1月12日-2023年1月18日)

【產學研連線】今年的CES 2023,國科會自235家報名的台灣團隊中遴選出96家參展,TTA館以「智慧生活」、「智慧醫療」、「AI及資安」、「運動及綠能」及「學研新創科技」,展現新創代表隊之優勢技術。

此次TTA館於展會期間吸引高達數3.2萬人次來訪,參觀人數較去年大幅成長,更有全球29國產業來館洽商數高達5,000場次,截至目前為止,串流國際、鴻躉、起而行綠能、帝濶智慧、膜淨材料、腎通生醫、方略電子和芯符等新創,已分別獲得來自美國、法國、日本、卡達、阿拉伯、德國、澳洲等國家的訂單。

▲國科會舉行CES矽谷記者會,左起為國科會產學及園區業務處許增如處長、國科會陳宗權副主委、國發會產業發展處陳瓊華副處長、經濟部技術處張慧萱研究員(照片係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提供)。

在1月9日於我國駐舊金山科技組舉辦的「TTA矽谷記者會」,國科會陳宗權副主委表示,此次國科會、國發會、經濟部、數位部共推台灣科研新創前進CES 2023,為歷年參展以來最多部會共同參加的1屆,更於展會期間與多個新創國家共同見證台灣卓越的科研技術,並擴大與國內外參展企業、新創及政府代表雙向交流,盼為新創國家隊在後疫情時代創造更多合作與拓展的機會。

CES參展期間,美國、加拿大、日本、韓國、瑞士、瑞典、韓國等代表團均來到TTA館參觀我國科技新創展出,不僅進行雙邊交流,更安排企業與新創1對1媒合與商務洽談,我方亦特別邀請100餘隊來自義、法、瑞、荷、日等多國新創與我國新創同台pitch,創造更多與國際新創間的混血交流機會。

▲在Taiwan Demo Day,各部會代表與新創團隊合影(照片係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提供)。

陳副主委亦率我國CES代表團於展會期間,赴加拿大、日本、以色列、瑞士、法國及荷蘭新創國家館觀摩交流,其中特別與法國及加拿大代表團舉行雙邊會議,就雙方科技產業最新發展趨勢、未來可能之合作方向等議題交換意見,我方亦特別邀請法、加、瑞士等國之智慧創新及淨零排放領域新創團隊,來臺參加10月份舉行的「科技創新卓越獎TIE Award 2023」,屆時也將協助優秀國際團隊來臺落地、深化商業鏈結。

國科會產學及園區業務處許增如處長也提到,各國生活逐漸回歸常軌,今年CES展出規模及熱烈程度也較去年有顯著提升,這次大會的主題「Be In It」描繪出疫後新時代的態樣,象徵新科技融入於人們生活的各個層面,翻轉我們對未來的想像。


COP27後 應快建立公眾學習平台

(台北內科週報第557期/2022年12月8日-2022年1月14日)

【本報社評】COP27,指的是《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第27次締約方會議,甫於11月20日落幕,雖無重大決議,但引起國內各界的關注,如何來審視與調整當前的淨零轉型策略,是1項很重要的工作!

過去,有1句老話說:「上有政策,則下有對策」,意思是說,政府釐定政策往往見樹不見林,使政策未能顧及中長期發展,只好民間自己找對策了。而在今天,我們發現對攸關「永續發展」如此重大議題,必須著重於「轉型策略」。即使國發會在3月底公布的「台灣2050淨零排放路徑及策略藍圖」,已明訂「能源轉型」、「產業轉型」、「生活轉型」、「社會轉型」等4大轉型策略,不過卻以「科技研發」、「氣候法制」為兩大治理基礎,殊不知「徒法不足以自行」,並且科技研發既不能救急,更無法救窮!

▲聯合國COP27氣候峰會日前在埃及紅海度假勝地夏姆錫克揭幕(圖係取自路透社)。

如何救急?我們認為,必須先瞭解自身問題的所在,不能只發布行政法規要人民遵從,卻沒有為人民解決問題。今天的「能源轉型」與「產業轉型」,政府做了哪些事情?更令人憂心的是,「生活轉型」與「社會轉型」,連企業想起步都還看不清到路在那裡!難道只能「摸石頭過河」嗎?

事實上,轉型策略分開看有4大工作,可是在落實方面卻是1個整體。換言之,任何人或組織要轉型,莫不是從「學習」著手。何況,人類之所以能進步再進步,也莫不是透過「學習」得來的!既是如此,若要畢其功於一役,則應非從建立「公眾學習平台」著手不可!

在COP27後,怎樣建立「公眾學習平台」呢?卑之無高論,只須整合今日民間的淨零轉型教學資源,並統合物力、財力,且避免華而不實的學習內容,更要活潑化教學方式,也以鼓勵取代鞭策式學習。總之,我們發現,政府8年9000億的淨零轉型預算,係以再生能源及氫能、電網及儲能為重點工作,預算金額分別都超過2,000億元,而卻無預算投入「公眾學習平台」的建立,又如何能實現「生活轉型」與「社會轉型」?


產政學合作 積極推動地方創生

(台北內科週報第555期/2022年11月24日-2022年11月30日)

【逐夢築夢】夢想,帶動人類的進步。多年來,人口集中於都會區,導致地方經濟的愈形沒落,國家發展委員會師法日本,更加以積極推動地方創生,已有相當績效。台灣海洋大學協助國發會落實推行「加速推動地方創生計畫」,強化地方事業體整合發展並順利對接各部會資源,並於11月22日舉辦地方創生北區輔導中心揭牌儀式。

許泰文校長表示,海大持續落實大學社會責任,並培育學用合一人才,近10年來推行USR與承接教育部地方創生北區輔導中心已累積相當多的能量,期望藉由海大團隊的力量協助各地方創新創業,透過多元化的輔導資源及諮詢服務,讓青年返鄉創生,並加速在地產業發展,讓地方創生的量能持續提昇。

▲國發會呂登元副處長,期許北區輔導中心活用海大經驗創造成果(照片係台灣海洋大學提供)。

北區輔導中心涵蓋台北市、新北市、桃園市、新竹市、基隆市、新竹縣、金門縣、連江縣,包含離島地區等8縣市,國發會呂登元副處長於會中致詞時表示,國發會在北中南東區都有設立輔導中心,就是希望能用在地經驗,更接地氣的提供輔導量能,期許北區輔導中心將海大多年來執行USR的力量拓展到北區及離島地區等8縣市,串連北區19處青年培力工作站、5處公有空間整備活化,透過綿密的輔導網路,帶動地方創生新的風潮,讓地方政府、民間團體一起成長,創造更多成果。

海大整合全校資源,共同投入大學社會責任實踐,目前成果除深入基隆八斗子、和平島、馬祖、新北市貢寮區、宜蘭等區域,協助場域達成永續經營的新產業生態系,也與基隆產業發展處有許多合作,協助基隆港轉型為國際郵輪停泊旗艦港,讓高中端、社區居民認識海洋產業培育人才,並與海洋科技博物館合作海洋科學教育及海洋資源與能源教育,共同型塑區域發展願景。

▲國發會地方創生北區輔導中心於海大揭牌,與會人士合影(照片係台灣海洋大學提供)。

另方面,在執行教育部地方創生北區輔導中心計畫期間,服務中彰投以北地區,發展新經濟、新商業模式,帶動地方產業發展成果豐碩,培育超過12位地創規劃師,盤點12個鄉鎮49議題、131擬定建議對策,輔導超過60家地創團隊,建構6個縣市地方生態圈。

該計畫主持人張文哲研發長表示,感謝中衛發展中心及資誠永續和海洋大學一同合作,讓業界能量一起加入進來,在各自專長上相輔相成,加速地方創生產業發展,並推動國內及國際市場,也期許北區輔導中心在海大與北區8縣市的合作基礎上,能儘速接軌,追上去年啟動的另外3區輔導中心,為北區8縣市導入資源,逐步改善地方發展體質,並強化地方創生永續商業模式。

▲國發會地方創生北區輔導中心於海大揭牌(照片係台灣海洋大學提供)。

政府紓困愈紓愈困

(曾季隆/撰文)

行政院會在5月26日通過國發會「因應疫情新一波振興作為」,針對餐飲業、服務業、運輸業、觀光業等受影響產業,投入164.9億元振興,並編列167.8億元協助減班休息勞工;另外,包含租金、權利金減收、延長貸款等,總計將投入345.6億元。

另方面,行政院4月15日函請立法院同意將「嚴重特殊傳染病防治及紓困振興特別條例」及其特別預算施行期間均延長至112年6月30日,也於日前獲朝野立委審議3讀通過。

從上述行政院的政策趨向來看,名雖是強調「振興」,其實它的內容卻全是紓困,可是1波波的紓困有沒有讓產業、甚至人民生計脫離困境?令人費解的是,國發會設計的3倍券、5倍券接連實施,都看不到紓困和振興經濟的一點作用,似乎政府的紓困是愈紓愈困,原因又何在呢?

基於關懷國計民生、人人有責,我們若就政府兩年以來的施政看,可以看出領導人只是錯以貨幣政策當解決財政的困窘之用,這是非常嚴重的事!豈可一而再、再而三?換言之,政府以印鈔票為能事,只要一直用補助金來紓困就可有「政績」了,何況閣揆有沒有本事,老百姓是不瞭解,但他能說會道確是早在當省議員就很出名了。

如今的「因應疫情新一波振興作為」,他不是說以「助產業」、「護勞工」、「減負擔」、「穩金流」為4大目標,而台灣能夠一直推這樣政策嗎?請問沒有振興經濟的方案,紓困的錢要從何來?最後,「助產業」不是變成害產業?「護勞工」不是讓勞工沒頭路?「減負擔」不是吃通貨澎脹的苦果嗎?

(本文作者擔任台北內湖科技園區「台北內科週報」、「富貴有道週報」兩份報紙的發行人,已逾15年,近10年來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助服務業ESG一臂之力

﹙曾季隆/撰文﹚

【特稿】這兩年來的服務業面對多重挑戰,不只疫情始終影響業界業務發展,而且2030、2050的趨向,更是讓業界難以單獨來尋求解決之策,適時的,商研院以國家級智庫的資源,經審密的規劃,於5月12日召開「商研院服務業ESG解決方案記者會」,結合現場與線上的形式,發布「人才培訓、國際認證、診斷輔導,與永續報告書」一條龍的服務模式與內容,並以它具備的全方位研發輔導企業數位轉型的核心技術能量和獨特優勢,支援服務業者發揮「ESG×數位轉型」畢其功於一役的加乘效果,以追求聯合國揭櫫的17項永續發展目標。

當天,商研院許添財董事長表示,全球先進的國家或是企業已將ESG永續趨勢的課題排在企業領導與經營中最核心的主要重點策略當中。而國內企業經營也開始面對ESG評價的挑戰,出口廠商必須防範屆時被課取「碳關稅」的威脅。政府刻正籌劃要對企業課取「碳稅」,對上市櫃公司更要求每年提出ESG《永續報告書》,銀行會對企業貸款與投資進行ESG績效的審核。

尤有甚者,許添財董事長指出,主要與國際鏈結的服務型公司,包含人力資源、行銷、通路、市場研究、顧問公司、品牌、售後服務、物流均需配合國際ESG要求。再就整體服務業而言,就業人口已達全國就業人口的6成,需要行為改變的生活轉型更是2050年淨零(Net-Zero)轉型的4大策略之1,關乎淨零碳排成功與否的重大因素。

▲商研院許添財董事長(中)、王建彬院長(左),及張皇珍副院長皆出席「服務業ESG解決方案記者會」,將助業界一臂之力(照片係商業發展研究院提供)。

以目前國際供應鏈排碳要求,沒有哪個產業可以置身事外,何況國內服務業高達120.8萬家,更占台灣近6成就業人數,在國發會公布2050年淨零排放路徑後,淨零轉型勢在必行,業者不分大小都無法單獨面對,而今,商研院「服務業ESG解決方案」一條龍服務即日登場,服務計畫的執行分別在南北建立兩個平臺,分進合擊,相互支援,結合產官學研與國內外民間機構或智庫的資源與能量,期能為國內服務業的ESG評等與永續發展做出省錢有效,超快實在的貢獻。

負責北部的商研院院本部《服務業ESG》將提供「4種專業人培課程」:國際證照、診斷輔導、永續報告書,與專精課程研修;負責中南部的南院《ESG永續發展學苑》提供:永續規劃師培訓、碳盤查、第3方稽核報告、永續報告書等。商研院藉此協助廣大的服務業者能快速導入ESG流程與工作,以符合國內法令規定,並與時俱進的與國際接軌。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己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雙語政策怎麼走

(曾季隆/撰文)

台灣即將於2025年進入超高齡社會,對於銀髮族群來說,要面對政府的「雙語政策」,實在感到既惶惑,又有很大的無奈!尤其高齡90歲的人是歷經日本語、國語,到現在還要學英語,否則如何和讀小學的曾孫溝通。

據國發會揭露,「台灣經貿立國,在全球供應鏈佔有關鍵性地位,近年來越來越多跨國企業來台投資,對我國本土雙語專業人才的聘用需求亦隨之大幅增加。同時,我國企業因應供應鏈全球佈局,亦需大量兼具專業,尤其具有英文溝通能力,以及國際移動競爭力的人才。為強化台灣年輕世代的競爭力,讓下一代有能力獲得更好的就業機會與薪資所得,政府推動2030雙語政策,期基於台灣已掌握華語使用的優勢,在專業知識之上,進一步強化我國人,尤其年輕世代的英文溝通能力,增強全球競爭力。」

講的似乎是頭頭是道,但只要看台大林建甫和廖咸浩兩位教授的論述,就可以明白這政策走下去要付出什麼代價。我們政府其實是很用心的,可惜一些閒雜人士的介入,使他們備多力分、無法做好如此重大的政策。2030前,這政策不知要怎麼走下去?日後,為錯誤的政策又如何彌補?能補得過來嗎?就像當年毛澤東擅改中文字,若不是台灣,百年後將是怎樣1個後果?大陸承擔得起嗎?

筆者以親身的經歷,個人是38年次,今年也70有3,早到了隨心所欲不逾矩,47年自政大新聞研究所畢業,照道理台灣是靠經貿立足,按理英文也應可以應付所需,不只從中學開始學習的英文都記不得多少字,而目前小學生學華文豈有國發會所說的「已掌握華語使用的優勢」,相反的,已低落到何等程度?請廟堂上諸公下放去瞭解一下便知。如今,看到各大市立圖書館已廣進英文書籍,實不知主政者的「雙語政策」怎麼走?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