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芝久食有益於身

(何永慶/撰文)

自古靈芝就貴為上品中藥,從《神農本草經》到《本草綱目》的記載,乃至中、外現代科學的研究,可把靈芝的功用歸納濃縮成10個字:無毒、廣效、正常、扶正、祛邪,並且多食、久食不傷身。

前蘇聯國家科學研究院研究員伊索拉爾.萊克曼博士Dr.Israel Brekhman在20世紀70年代提出,適應原的觀念,得到世界醫學會的認同。其條件有3:一、無毒、無副作用(nontoxic);二、廣效性,其作用不限於特定臟器、器官(nonspecific);三、具使身體各機能正常化作用(normalization)能調節、激發全身正常化而達到體內動態平衡(homeostasis)或提高自癒力(self-curative power or self-healing ability)。

靈芝的作用正好符合這「適應原」的3項條件,而且實務上與西方藥學的「劑量決定毒性」恰恰相反,而是「劑量決定療效」。靈芝的功效,與其用量成正比,即小劑量小作用——保健;中劑量中作用——輔助自癒;大劑量大作用——往往可救命。

▲何永慶社長(右)以多年對靈芝的研究,很肯定它對養生的幫助(照片係自然醫學文摘雜誌社提供)。

中國醫學看靈芝,則是「扶正祛邪於同步」,如此之上品,所有藥食同源的領域中,堪稱無出其右者。簡言之,靈芝可不分地區、不分氣候、不分種族、不分體質、不分男女老幼,甚至只要是動物,都可隨時隨機食用。

目前,面對仍在全球漫延的新冠疫情(COVID-19)本屬中醫的「瘟疫」範疇,而中醫有上千年抗瘟疫的臨床經驗,台灣三軍總醫院能配合中醫藥救治新冠肺炎患者,實在難能可貴!中國大陸在整個疫情的防治中,中醫藥更是全面參與,取得讓世界矚目的成效。然而,以在下的經驗,幾乎任何中藥處方,如果能多加一味靈芝(處方配伍,君、臣、佐、使皆可用之),可大幅提高其效果、若該處方有偏差,還可修正其偏差。而一般民眾在防疫期,雖然不懂中醫「辨證論治」,但可單味吃靈芝,只要是好靈芝子實體制劑,不侷限於什麼品牌;或靈芝飲片煮水喝。也可視各人條件靈芝+蜂膠,或靈芝+維生素C、或靈芝+D,或不同有益無傷的自然療法等等,均可在很大程度做到,以中醫強調的「正氣存內」之不變,應病毒之萬變。

(本文作者係美國自然醫學研究院執行長/研究員,及自然醫學文摘雜誌創辦人/社長)


雙語政策怎麼走

(曾季隆/撰文)

台灣即將於2025年進入超高齡社會,對於銀髮族群來說,要面對政府的「雙語政策」,實在感到既惶惑,又有很大的無奈!尤其高齡90歲的人是歷經日本語、國語,到現在還要學英語,否則如何和讀小學的曾孫溝通。

據國發會揭露,「台灣經貿立國,在全球供應鏈佔有關鍵性地位,近年來越來越多跨國企業來台投資,對我國本土雙語專業人才的聘用需求亦隨之大幅增加。同時,我國企業因應供應鏈全球佈局,亦需大量兼具專業,尤其具有英文溝通能力,以及國際移動競爭力的人才。為強化台灣年輕世代的競爭力,讓下一代有能力獲得更好的就業機會與薪資所得,政府推動2030雙語政策,期基於台灣已掌握華語使用的優勢,在專業知識之上,進一步強化我國人,尤其年輕世代的英文溝通能力,增強全球競爭力。」

講的似乎是頭頭是道,但只要看台大林建甫和廖咸浩兩位教授的論述,就可以明白這政策走下去要付出什麼代價。我們政府其實是很用心的,可惜一些閒雜人士的介入,使他們備多力分、無法做好如此重大的政策。2030前,這政策不知要怎麼走下去?日後,為錯誤的政策又如何彌補?能補得過來嗎?就像當年毛澤東擅改中文字,若不是台灣,百年後將是怎樣1個後果?大陸承擔得起嗎?

筆者以親身的經歷,個人是38年次,今年也70有3,早到了隨心所欲不逾矩,47年自政大新聞研究所畢業,照道理台灣是靠經貿立足,按理英文也應可以應付所需,不只從中學開始學習的英文都記不得多少字,而目前小學生學華文豈有國發會所說的「已掌握華語使用的優勢」,相反的,已低落到何等程度?請廟堂上諸公下放去瞭解一下便知。如今,看到各大市立圖書館已廣進英文書籍,實不知主政者的「雙語政策」怎麼走?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讓自己快樂百分百

(曾季隆/撰文)

快樂在那裡?它不在錢堆裡,也不在腦海中。不是任何人可以要之則來、揮之則去,更不是怎麼找都找不到它。其實想讓自己快樂百分百,不難!「青年守則」第10條,便是「助人為快樂之本」。也許很多青年忙於電玩,老早忘了「助人」是快樂的根源。

前天,我在行天宮附近看到1位熟識的賣刮刮樂的朋友,便心一動買了1張,沒想到居然刮中500元,心中實在大樂!一時間,看到賣的人臉上帶著笑容說:「刮中了,可抵您前幾次來買的沒中」,我聽到了更樂!

記得以前曾經有1次刮中5000元,還沒有這次快樂。那次刮中的當下,心裡想的是,「運氣不錯!要不要再多買幾張來刮」,耳朵又聽到賣的人問說:「我可以兌現給您,要不要再買10張?」我很快就應聲點頭,隨後,一連刮了10張,卻統統沒中!心情也跌回谷底。

兩次相比較,我發現,心一貪、快樂便離自己遠去,若心不貪、500元就讓自己快樂百分百。人在世上只要「知足」,即可「常樂」。因為心中沒有貪念的話,得之固然高興,沒得到自然也不會失望。因此,有錢人常常擔心財神爺會不會照顧他,而窮人反正賺得溫飽,已經讓他謝天謝地了。

孟子曰:「君子有三樂,而王天下不與存焉。父母俱存,兄弟無故,一樂也;仰不愧於天,俯不怍於人,二樂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樂也。」可見君子很達觀,不必榮華富貴就可以過得很快樂了。事實上,平安就是福,其他何求!從這樣角度來看,讓自己快樂百分百,全在自己的生活態度上的抉擇了,豈能怨天尤人?

(本文作者係廣博勵進會執行長,也在台北內湖科技園區一人創辦兩份報紙,已逾15年,更推動「一人公司」創業實習,希望創新企業組織,讓人人走向幸福家園)


長照服務滿意與滿足

(陳英聰/撰文)

對於民眾而言,長照福利政策可以讓民眾用非常低價的方式得到專業的服務,民眾的反應可謂是滿意,但不一定滿足。長期而言,對於政府的支出可謂是越來越大。財政的困難與預案分配的爭奪,將有可能導致整體系統發生停滯機會。未來這部分各個單位必須提早進行準備與因應,建議機構可以朝自費方向發展。其實,政府在長照服務法中深層的思想,應該是鼓勵民眾自費使用服務,這樣可以讓真正需求者得到良好服務,並且能減少財政上的負擔。

對於長照復能相關的居家或社區自費市場,建議政府可以運用運用行銷宣導或結合稅務上優惠等方式,提高機構與民眾有更多意願來使用,讓未來關於居家自費的遠距等醫療服務,也能藉此深入最後一哩,這樣台灣的長照服務才能升級,才會發展出更多豐富性的可能。

再進一步探討,未來發展長照服務與醫事服務,其實是應該有所區隔的,但政府在推動長照的同時,許多醫事單位也介入單位的服務,因此管控的上級單位不同。建議這部分未來也能檢討法令與管理模式能否無縫接軌,以適應現在社會的需求。

這兩年疫情的嚴重,帶給我們對於長照新未來進行反思,透過此次長照2.0的機制,已經讓許多專業的醫事人員願意走出白色巨塔。建議政府應該好好把握此機遇,發展讓專業服務到家機制,協助原鄉、偏鄉或依照統計包含未納入偏鄉之比較小的市區鄉鎮等不方便的區塊,包含山區、離島、小鎮等。相關的醫事或長照系統,建議能更有效率的商業運用發展。

台灣預計在2025年即將邁入20%老齡人口大關,新需求與新常態將發生,此部分政府可以積極準備因應。長照2.0推動,非常多次的修正,造成民眾與醫事專業人員如治療師…等許多困擾。除了民眾部分抱怨外,許多專業的醫事人員也開始失望,政府最不願意見到的隱形失業狀況將更加嚴重。

(本文作者係資深物理治療師,且是拓齡公司總經理)


長照在轉變中

(陳英聰/撰文)

長照的發展,從1.0的居家復健,到2.0居家復能的滾動式修正,可以說有很大的進步,但這條路的未來,還有很長的日子需要面對,而我個人正是始終參與其中,希望它能愈走愈順!

從最早的長照先導計畫,進行到居家復健開始,一直到民國96年「大溫暖計畫」開啟了長照1.0一共經歷了10年。當時的居家復健,主要是由物理治療師與職能治療師擔綱演出。許多地區因為缺乏人力甚至政策推動不力,因此服務案量極少。

直到2017年政府擴大服務範圍,全力推動長照2.0政策,改以結合北歐模式項目思維的復能方式,讓更多跨專業成員進入,並且擴大服務對象。在政策全力運作下,民眾更有機會認識長照服務,因此案量爆發。數年來,不只是專業的復能服務,而且「復能」的定義是主要以恢復日常生活功能能力的訓練,另外,原本的居家照顧服務、長照交通、長照輔具等領域,也因此擴大。

長照服務,目前是採用滾動式修正,並且政府希望用資訊系統以大數據方式來進行管控,過程中由於修正幅度大,許多單位因無法適應而收場。同時,由於市場競爭白熱化,最擔心的是劣幣逐良幣事情發生。因此,各縣市政府對於管控嚴謹,但各縣市政府標準常常不同,尤其是文字解讀不同,可能政策的施行方向也有所不同,使得跨縣市服務的團隊必須進行許多適應與修正。幸好,由於民眾需求者眾,所以各地不乏許多優秀的團隊成立。

對於治療師或專業醫事人員而言,近20年來薪資除了成長很少外,甚至還有倒退現象。而今,由於長照的政策支持,讓許多醫事人員,包含物理治療師、職能治療師、語言治療師、呼吸治療師、營養師、護理師、藥師…等能夠參與這個服務的機會,收入也因此增加。另方面,政策的修正卻大量減少服務次數,表面上,是讓整體服務的意義更加合理化,可是最後卻造成許多醫事人員深受影響,只好無奈轉回醫院診所上班或另謀其他出路。市場機制如此,其實乃受制政府一些政策。而對於全民來說,新型態的服務模式已儼然形成,也算是福氣了。

(本文作者係資深物理治療師,且是拓齡公司總經理)


打造幸福經濟

(李玉嬋/撰文)

「1天17元,你選擇花錢買咖啡珍奶,還是捐給身心障礙機構?」

「1天假期,你選擇旅行看電影,還是去教養院陪憨兒作畫?」

「1天晚餐,你選擇獨享美食,還是出席公益講座充電作志工?」

這是台灣圓緣慈善推廣協會鼓勵你我深思與選擇,透過《以愛助礙、以愛合力、以愛為師》核心價值,集結良善影響力、點亮社會。

小額善款,長期以愛助礙捐助認養身心障愛教養院的設計,鼓勵人人思考金錢價值;鼓勵長期提撥1天17元、月捐500元善款,不忘初心地持續下去,長期捐助認養身心障礙團體。而設計這樣行善理念的靈魂人物,是圓緣會創辦人湯發鉅博士,多年來募集幾百位會員,以愛合力年捐近百萬,幾年累積捐款6、700萬元,打造百人慈善家的幸福經濟與良善影響力。

台灣人願意行善捐錢,常在感動下1次性捐獻,但未必持續行善,筆者身為台灣圓緣慈善推廣協會理事長,從校園走入社會公益組織,鼓勵人人1日17元、打造幸福經濟共好循環。

1天17元,金額雖小,但可以帶給老憨兒的幸福。圓緣會志工親自到教養院捐出1日17元的幸福善款,牽起老憨兒的手一起「無筆彩繪」,近距離鼓勵憨兒參與畫作過程,看見心靈之美的自由創作其實無關智力。但因為陌生,多數志工與老憨兒相處並不自在,而因為一起無筆彩繪活動,讓彼此自然而然玩成一片,並變成好朋友。同時,看著自閉症、情緒障礙或智能問題阻礙的老憨兒,從剛開始不願作畫,透過志工引導慢慢加入作畫,最愛創會理事長曹晏華帶領作畫,逐漸互相熟悉,無比快樂地心靈幸福交流。

這樣的快閃式1日畫室志工服務活動,親送1日17元的愛,意外地翻轉出超乎想像的憨兒畫作,此外,提供義賣,老憨兒能以自己創作作品創造經濟價值,自力更生的意義非凡。邀請更多人響應預約,與圓緣會志工一起前往。台灣圓緣慈善推廣協會隨時歡迎您!預約專線:02-25027318。

(本文作者係台北護理健康大學教授、台灣圓緣慈善推廣協會理事長)


正視俄烏戰爭衍生問題

日前,俄烏兩國已開戰,誰入侵、誰抵抗,我們是無能為力的;站在哪一方,甚至是挺哪一方?也是無能為力的!看到新聞媒體的報導,大多是站在美國的立場,很遺憾的是,居然在某媒體報導,有人說我們可以用半導體制裁俄國,實在讓人不知講這話的人的居心何在?是為中華民國而表態嗎?當然不是!拿我們僅有的雞蛋去碰石頭,能夠得到什麼?

俄烏兩國開戰,對我們來說,只證明了1件事:強權總是擺佈弱國!美俄兩國,才是這場戰爭的主導國!英法也只是助威而已!再進一步來看,我們應該關心的是,這場戰役衍生的問題。身為創建中華民國的中國國民黨,朱立倫主席曾在臉書上沈痛呼籲,「台灣,絕不能成為下1個烏克蘭!」這句話又代表他擔心什麼?

據蘋果新聞網報導,2月24日上午,朱主席「在國民黨智庫跟立委座談的時候,也特別強調,和平、安全是國民黨愛台灣的基本立場,國民黨希望兩岸和平、希望區域和平,也會捍衛國家的安全。長期以來,國民黨促進兩岸和平,同時堅定的國家安全,所以這會期提出來的兵役法跟後備軍人條例,都是為了堅定國家安全。那也希望兩岸能夠持續對話、交流,能夠確保兩岸的和平。」

朱立倫主席上述談話,似乎透露出儘管美俄主導這場戰爭,其實中國大陸也是要角,而居於可進可退的有利地位,正如當年的「三國演義」,那麼,我們擔心的是戰火會不會燒到我們身上?這才是值得大家、尤其是國家領導人,共同思考也應預作準備的重點。

美國前國務卿龐佩奧即將來訪,這位不速之客在不該來的時候來,究竟用意何在呢?我們會受到美國的重視,正如同曹操之重視劉備!因為,美中私下較勁,彼此心知肚明:兩強必有1天打上一戰,所以至尊的美國總是打境外之戰,然後坐收漁翁之利!即使台海失去和平而兵戒相見,美國單是前前後後可以獲得的都是好處,有百利而無一害!信不信由您!

在今天,唯一可以爭取兩岸和平,無論是對台灣或大陸,只在於「切不斷的血緣關係」。我們自家人的事,何容三姑六婆搬弄是非?台灣與大陸和平,絕對不在「一國兩制」,更不在「民間交流」,確確在「親情交融」之上!經國先生即使有千錯萬錯,他面對美國承認中共,便開放兩岸探親,也為我們爭取到和平的一線生機。「民族」的大義是超乎一切;「民權」更優於民主;「民生」則重於共產!這三民主義,正是中華民國的立國精神。什麼時候兩岸實現三民主義,便能獲得和平統一!


人脈共享促進共享經濟

(林建甫/撰文)

共享經濟是新經濟重要的項目,不只是促進經濟發展,帶來就業機會,其中人脈的共享、人際關係的遞移網絡化,更是幫助年輕人發展的好辦法。

一般人認為的共享經濟,就是將社會上的閒置資源,例如家中多餘的房間、汽車多餘的座位…,都可透過1個平台媒合,使資源過剩的供給者和資源不足的需求者能夠更有效率地交換,讓雙方皆達到滿足。

更進一步的,當然可以設計商業模式,例如共享單車、共享汽車、共享儀器設備、辦公室等。使用的一方付的是便宜的租金,因為在網路上任何東西都可以出租,租金是邊際成本的概念,遠遠小於擁有資源所需付出的代價。透過「共用資源」,任何人使用資源的成本便大幅度降低。

成功學大師卡內基說:專業知識在1個人成功中的作用只占15%,而其餘的85%則取決於人際關係。認識的益友越多,獲得資訊的過程也越快,掌握的資訊也越廣泛,越準確。俗話說「有關係,就是沒關係」,一語也道破了職場中人脈所扮演的關鍵角色。

另外,社會上人與人相處,雖然有溫情、友情、愛情,等等不太計較得失的狀況,但因為時間、資源對於每個人都是有限的,因此我們也必須瞭解,在利害關係的考量下,人脈的本質是價值交換,也就是彼此認可對方的價值。互利情況建立的人脈,才可以長長久久。

對於一般人,要有人脈,要想辦法去認識人、要出席活動、要下功夫去經營人脈。如果是單打獨鬥,只憑一己的奮鬥,常常曠日廢時,而且遇到壞朋友,又可能不但沒有建立好的人際關係,還「賠了夫人又折兵」。

共享經濟的關鍵是在網路與新科技下,可以透過監督來建立信任,來進行互利。因此,如何進行人脈的共享?這可以設計人脈的共享機制,由有經驗的善心人士來推動,凝聚各行各業的頂尖人士及有心付出與想要學習的年輕人。然後利用科技,將原本的私人關係網絡化,以系統化的方式來呈現和增進彼此互動。讓需要的人來學習,讓後進者認識先進,先進者帶領後進者,彼此感覺滿意,達到互利的情況。

當共享人脈在社會普遍的運作,社會的進步指日可待,這是共享經濟的最高境界。

(本文作者係中信金融管理學院講座教授、台大經濟系名譽教授)


產業的治本之道

(梁又照/撰文)

恐龍,在地球上存活係自1億4千多年到4千多年前滅絕,也就是說,在地球上存活了近1億年,卻沒有進化出萬物之靈的智慧?而在後來300多萬年前,在非洲西海岸山洞發現的智人的化石,及其敲擊成石器的原始工具,迄今為止不過是100多萬年,人類智慧的「認知」與「創新」能力,卻已創造出人世間現代的物質「文明」與生活「文化」的萬物,實在是不可思議!這究意是生物進化過程中,因巧合構成基因突變,或優勝劣敗的結果嗎?究竟是屬於「天賦」,還是後天環境與教育的培養所致?

人類智慧應用於創造人世間萬物的「認知需求」與「創新設計」,有所謂的「雙鑽石」設計模型。而「雙鑽石」此1形容詞用於人類創新設計思考,係源自於英國工業設計推廣中心,後由美國史丹佛大學設計學院,應用於其設計思考教育的設計思考程序中。

它的理論指出,人類應用設計思考者解決問題時,必須右腦感性的發散,思考不同解決問題的方案,再以左腦理性理性判斷,去蕪存菁的收斂,歸納出符合理性需求的最佳結果。此一發散(喇叭型)與會收斂(收口型)的示意圖,剛好有如樸克牌中紅色Diamond的形象,故稱之為鑽石!

在美國史丹佛大學設計學院提出的設計思考程序中,以設計思考方法產出最佳設計既屬重要性,但在創新設計工作中,卻又如何理出創新產品或服務系統的內容?一般而言,目標市埸定位與顧客區隔,應用同理心,真正瞭解目標使用者想要、需要及追求的內容!此亦屬於另1應用感性發散,瞭解不同使用者、在不同應用場用的需求,而才能創造出附合市場定位,及目標族群所需,包括實用、好用、易用、愛用的產品。如以英文敘述,前面鑽石追求的是Do the right think(做對事情),而後面鑽石才可能Do the thing right(做好事情)!總之,我們國內產業與設計教育,大多注重後者,那是以價格競爭過度期問的手段,「認知需求」與「創新設計」,才是我產業「轉大人」冶本之道!

(本文作者係華冑設計企業公司創辦人,現為台北科技大學跨學院創新設計思維課程教授、長庚大學設計研究所客座教授,逾半世紀來,始終為創新設計付出心力)


余施德談少子化與人才招募

【企業褓母線上講座】「企業褓母」成軍多時了,12月8日更舉辦「從學生實習合作談企業策略性人才招募」線上講座,首先,邀請余施德老師帶大家理解少子化衝擊下,企業招募該如何適應新世代轉變?透過評測工具與專家協助企業覓得好人才,辨別新世代特質、價值觀等,再輔以適宜帶領、培育與融合,達到青銀共創的良好氛圍。

隨後,詹家和顧問分享「實習」是雙贏的事,企業藉以儲備公司可用人才。他在大學任教20年的資歷,和一般勞資顧問不同,希望企業能超前部署與學校建立實習關係,但需留意權利與義務以建立整體實習制度,並將其整合至策略性人才招募內,以共創產學雙贏為目的。

創建「企業褓母」品牌的李鳳珠總經理,具有30年以上的專業經歷,她不只於10多年前創立智泉資訊公司,致力於協助中小企業穩定持續成長,在不同階段給予最大協助,也打造了「51 ERP智泉平台」,如今更想深化服務範圍,同時整合各種不同資源進行跨業合作,使各專業領域可以聯手起來,產生更大的力量來協助企業發展,從此,企業在產銷人發財各方面,樣樣有靠山支援!

▲李鳳珠總經理(左1)和幾位企業褓母夥伴(照片係智泉資訊公司提供)。

在李總經理的擘畫下,富有專業經驗兩位專家都提供很好的內容,大家透過這場難得的講座,更能充分交流,獲得很大的收穫!余施德老師表示,「Z世代的族群都已經開始進入職場了(Z世代是1995年後出生的孩子),面對新世代的人才,企業該怎麼來運用?另方面,便是面對人才短缺問題,尤其2020年新生兒出生率已經跌破20萬,而此情況會一直延續下去,企業未來將面臨無人可用的情況!」

如何解決上述問題,余施德說:「新世代人才的特徵,在長期的海量資訊影響下,有些特殊特質的人才將慢慢出現,在高科技產業或是技術專長常會遇到所謂的『亞斯』特質的人才,針對這樣的人才如何善用他們的特長、解放他們壓力源,協助他們融入群體是一大課題!如果不解決人際問題,那就會在組織內產生許多的衝突。」

他進一步指出,「另1類的高敏感族群,更是分佈在台灣所有的企業之中,所謂的高敏感族群,是1群對於五感甚至六感都很敏感的族群。這類的族群常在企業眼中,是經不起操練、不是1個好用的人才,但實際上如果能導引適當的教育培訓與環境的的配合,不一樣的規範與制度,這族群反而是企業中最忠誠、能力又強的人才,而且藉由高敏感特質的天賦,可以創造出不一樣思維的行銷策略或是有創意的產品。換言之,未來企業在面臨人才短缺與人才特質與傳統不一樣情況下,勢必會衝擊到原本企業的運作,如何銜結新世代的人才培養是每家企業一定都要面對的!」

▲「企業褓母」成軍多時了,將發揮整體服務的力量(照片係智泉資訊公司提供)。